红星紫金国际平台登录-亚洲国际娱乐的网址

2017/10/18 1:08:00  来源:网络综合
亚洲城官网yibet.cc

日本右派政客何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结果,为骨朽人间骂未消的甲级战犯开脱罪责?了解战后日本政治历史的人都清楚,这些言论的出现,完全是出于自民党主导的新世纪国家战略发展的需要,即强化日本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通过积极参与国际政治事务实现自己的大国主义的梦想使然。我们回顾日本国家战略转变的历史脉络,早在1983年中曾根康弘就提出了以实现政治大国为目标的“战后政治总决算”。到了90年代,小泽一郎又提出彻底摘掉“战败国”的帽子的“普通国家论”,要求日本在外交上要有更多的自主性,而在安全领域则与其他国家一样发挥作用,包括派兵出国,行使集体自卫权。今天的小泉纯一郎不仅承袭了这一立国理念,在政治实践中又有了新的发展。

由此可见,自民党里的“政治精英”不断发出政治狂言并不是孤立或偶然的。人们还记得,伴随80 年代中期以后日本的民族主义分子和右翼势力掀起的阵阵浊浪,竹下登内阁中的国土厅长官奥野诚亮在1988年发表二战中“日本没有侵略中国的意图”的错误言论,因受到国内外舆论批判而被迫辞职。90年代以后,一些政要和极右势力视远东军事法庭审判为阻碍日本实现政治大国和“正常化国家”抱负的“枷锁”,变本加厉地攻击和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将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思潮发展到政治、思想、学术、教育、文化等各个领域。在他们炮制的电影《自尊》里,双手沾满亚洲国家人民和世界人民的鲜血的东条英机俨然成了颇具日本民族尊严的英雄,大张旗鼓地为靖国神社供奉的甲级战犯翻案。

那么,今天为战犯开脱罪名的政治人物究竟是何来历?现年65岁的久间章生曾任自民党副干事长、防卫厅长官等要职,在任期间为制定“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及整顿美军驻冲绳基地等问题发挥过重要作用,也曾表示过“反省历史和重视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久间这次的言论反映出自民党主流派政治家在历史态度的表述上由隐晦转为直接袒露心声的变化。至于62岁的森冈正宏正是前述奥野诚亮的政治秘书,在其门下饱受政治浸淫近20年之久,两人为战争罪犯翻案的企图可谓衣钵相传。2000年后,森冈在自民党推荐下当选众议院议员,翌年旋即成为党的副干事长。这颗耀眼的政治新星原本就是“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会”成员之一,也是自民党里与台独势力勾结的“日华议员联盟”中的活跃分子。今年3至5月份,森冈邀请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头目参加在国会召开的会议,还多次会晤“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的主要成员,可以说森冈这次的鼓噪就是在为右翼势力代言。

森冈和久间等人还试图把自己的战犯观念强加给日本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一方面将自己扭曲的罪恶标准,偷换为“在日本国内”一般人眼中的看法,仿佛他们自己是民意的代表。另一方面,又通过宣称甲级战犯“在日本国内已经不是罪人”,告诉人们在日本有着与国际公理完全不同的判断标准。其实,以东条英机为首的甲级战犯是罪恶滔天的历史罪人,这早已成为国际社会和日本社会中的常识。森冈等人散布如与国际社会大相径庭的言论,其目的无非是想通过毒化日本社会舆论,使原本就缺少是非正义判断的民众对过去战争的认识更加混乱,进而达到使日本彻底告别“战后时代”,放开手脚大踏步地迈向大国主义道路。此外,美化战争罪犯的言论也再一次提醒世人,这些战争罪恶辩护士的内心深处混杂着迷恋大东亚旧梦和争当新的世界大国的复杂情结。日本右翼政治势力眼中,那些双手沾满了无辜民众鲜血的甲级战犯的确是“日本民族的英雄”。正因为如此,他们要为战争罪犯不断辩护。推翻旧案只不过是今天要做的阶段性任务,实现大国主义软霸权才是自民党政权的终极战略目标。由此就不难看穿小泉最近为参拜靖国神社进行辩解,声称“每个国家都要追悼阵亡者,采取什么样的追悼方式别国不应干涉,参拜靖国神社与甲级战犯的罪行无关”的狡辩,不过是与森冈等人暗合的另一种含蓄、隐晦的表述而已。倒是以反共、仇华、亲美和极端民族保守主义政治理念著称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说法更是直白而通俗易懂。最近石原又赤裸裸地颠倒黑白,一面鼓噪“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一面叫嚷“东京空袭造成10万人丧生才是大屠杀的灾难” 。他试图用战争给日本老百姓带来的灾难,把发动战争的日本装扮成受害国家,以达到为战争贩子清洗罪责的目的。任何正视历史的人都知道,正是军国主义战争贩子制造的灾难,把数以千百计的日本老百姓变成了侵略战争的炮灰,那些累累罪行罄竹难书的甲级战犯,就是杀戮苍生的元凶。对战争中加害国与受害国之间的损失,德国总理施罗德明确表示过深刻反省并注意区分善恶的诚实态度:“正确看待历史,就不能将罪恶与灾难放在一起量化!”相形之下,日本政客的嘴脸何其丑陋!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日本快速走向政治大国、军事大国道路,右翼政治势力的鼓噪不仅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贼喊捉贼的苗头。不久前,文部省审定通过扶桑社新版历史教材中,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的一伙人已经开始反诬中国“挑起了与日本战争”。而小泉最近为其参拜靖国神社寻找理由时,还可笑地搬弄儒家经典,说什么“恶其意,不恶其人”,仿佛过去的罪恶在今天的民主政治面前可以一风吹了。其实,儒家的诲训正是:政者,正也。如果忘却了历史的教训,重走错误的道路的话,无论政治权利多么广泛,也不会使一个堕落的民族变得高尚起来。至于小泉极力想“证明”的参拜靖国神社与甲级战犯罪行无关的努力,实在是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虚假掩饰,不仅苍白无力,反而把自己的真实目的清楚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倒是自民党内的另一位高官片山虎之助说得十分明白:“有许多人和森冈先生的观点相似……因为,日本需要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今天,面对战争受害国人民的严厉谴责和日本国内进步势力的批判,森冈非但不思悔改,反而在个人的网络主页叫嚣“我收到了洪水般的电子邮件,其中除开数行批驳外,全都是激励我坚持己见的内容……小泉的内阁官房长官把我的见解说成是‘不是作为政府成员的讲话,仅属于个人观点’。我感谢他们的关照,但政府不敢阐明自己对远东审判和甲级战犯的真实见解,着实令人失望,也必定令靖国神社中供奉的246万英灵涕泣!”足见其强硬立场和顽固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近年来,右翼势力在不断祭起军国主义幽灵。每当“8.15”来临,身着皇军制服的右翼分子在靖国神社前做出丑恶表演;每逢12月24日这个对甲级战犯判处极刑的“忌日”,全国右翼头目要云集伊豆的热海,到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松井石根生前建造的“东亚观音”寺院去借尸还魂。这就不能不让人产生一个疑问:日本能否在国际社会扮演一个负责任的角色?明天的日本怎样得到国际社会的真正信任?又怎么能够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作用?日本领导人口头上说要发展中日友好关系,但又不断做出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严重动摇了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这不能不让人担心日本是否真正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人民强烈要求日方以实际行动体现反省侵略历史的承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取信于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邻国人民。如果一意孤行地沿着老路走下去,其结果只能进一步暴露出他们的政治野心,对日本的发展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高洪)

相关专题:

红星紫金国际平台登录

9:53 2017/7/20